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手入门 >
    雾迷棋盘石大崂山华严寺西依挂日峰,东临仰口湾,依山就势规模宏伟,是东海之滨这座道教名山之中为数不多的佛家道场。因其四周山峰状如莲花之瓣,围转 莲芯 之上的华严寺,俨然《华严经》中所云 十莲华藏庄严世界海 ,故此地又泛称 华藏世界 。民国二十七年抗战全面爆发之后,民国青岛特别市政府便临时设在这里。
    这天傍晚,青岛特别市市长李先良接到情报,说驻青岛的日军精锐 黑魃部队 最近要进山扫荡,并掠夺各道观寺院的珍宝文物。李市长当即便撇开案牍,找来青岛保安总队高芳先总队长商量对策。两人讨论未果,驻扎山上挂日峰的部队又匆匆派人下山报告,说明道观的主持紫桓道长邀李市长今天夜里务必上棋盘石与他一晤。怕李市长因公务繁忙而推辞,又附言说他数日来心神不宁、寝食不安,深恐明道观内横生变故。因此必须及早向国民政府坦露一件埋藏于大崂山数百年的天大秘密!
    先是日军 黑魃部队 紧锣密鼓要进崂山扫荡,接着明道观又要横生变故,而前些日子华严寺就开始有历代圆寂主持在墓塔塔林显灵的谣传。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!芳先,看来要想在这山深多怪、处处玄机的大崂山扎根,我们还真得小心应对啊!李先良市长感慨地说。
    那明道观乃是唐代天宝年间的皇家丹药师孙昙所创建,历代便与崇信道教的帝王之家多有瓜葛,故有大崂山 皇家道观 之称。现在的道观主持紫桓道长属全真金山派,深悟琴理、静参道玄,精通崂山全真所有的道教音乐。李先良市长琴棋书画涉猎颇广,公务闲暇曾用心向紫桓道长学习过古琴,两人一起合奏古曲彼此颇为相得,高山流水可谓知音。
    值此多事之秋,忘形的方外之交,紫桓道长如此匆忙派人下山相邀,于公于私都该去山上看看。李市长简单地收拾一下案牍,便同高总队长去伙房就餐,准备夜里上山。临出门时候遇到华严寺监寺辛味和尚,李市长便顺口道今夜要上棋盘石与紫桓道长论弦,每夜临睡前与大和尚谈弈棋,今夜只好错过。辛味和尚一愕,颇为不快地嘟囔了句什么便掉头而去。李市长和高总队长暗暗好笑。山上山下比邻而居的紫桓和辛味都是颇具才情的出家人,本该惺惺相惜彼此照应,可两人偏偏形同陌路。梵乐琴音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。
    棋盘石也在挂日峰下,与山下华严寺和山上明道观鼎足对峙,是一块巨大的天然长方条石,在绝壁上凌空探出,乃东望沧海的绝佳之处。唐代大诗人李白便是在这上面写出了千古名篇:我昔东海上,崂山餐紫霞。亲见安期生,食枣大如瓜。
    而更为玄妙的是,每当傍晚时分海潮初生东南风起,便会有缥缈琴音从棋盘石上婉转传来,和着东海仰口湾此起彼伏的海浪之声,浑如仙乐一般。数百年来华严寺香火旺盛,也是得益于这棋盘石上传来的 天籁梵音 。
    李先良和高芳先气喘吁吁登上梵音依稀的棋盘石的时候,早已是月上东天。可棋盘石上,却并没有紫桓道长的影子。山路险峻难行,夜间犹甚,天知道年过半百的紫桓道长为何非要附庸风雅,选择这地方见面。
    仰口湾的潮音高亢起来,棋盘石上的梵音渐渐弱下去。月光下,翻转的海雾开始漫过 华藏世界 四周的山峰,向棋盘石方向堆涌挤压过来。李先良和高芳先只顾一边商量军事政务一边欣赏大崂夜景,不觉竞月挂中天,时近子夜。
    出家人不打妄语,这个紫桓该不会是消遣我们吧? 见李先良市长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,高总队长不禁出言抱怨道。
    不对! 李先良市长耸然醒悟: 紫桓道长清高孤傲方正严谨,今夜突然约我们这里见面,一定是有不欲为他人所知的话语要单独说给我们。莫非 莫非明道观真的有什么变故发生?
    青岛保安总队有五千之众驻防在 华藏世界 四周,方圆百里之内尽在掌控,区区一个明道观,会闹出什么不可预料的变故?高芳先不以为然道: 该不是贪嘴的道士们被新捕的海鲜吃坏了肚子吧!
    高芳先和明道观道士多是胶东临海之人,每年海鲜初上时候极是饕餮贪吃,常令李市长这个不喜欢海鲜的内地人取笑。于是李先良莞尔一笑: 真要那样我们就更不能在这里痴等了。你们吃海鲜闹肚子,哪一次不是靠我的偏方止泄?走,上明道观看看!
    噫?这是什么? 一股海雾飘过去,月亮钻出云层的刹那,李先良市长蓦然发现,棋盘石的边上有一柄拂尘!
    紫桓道长向来不离手的拂尘遗落在这里,那就说明他早已来过棋盘石了!这下,高芳先总队长顿时也紧张起来!
    高芳先总队长示意李市长退后,自己拔枪在手四下侦察一番,见无异样,便俯身抓住棋盘石边上的棱角,探出身体冒险往棋盘石下的山涧查看。
    雨季尚未到来,棋盘石下面十几米的山涧泉水汪汪,无声流淌,月光下错落的卵石清晰可见。
    在苍白的卵石中间,横卧着紫桓道人修长的身体。他的面孔如身体周围的卵石一样苍白,浑身的骨骼也不知跌断了多少处,身下流出的鲜血早已经把一件单薄的道袍湿透了。一时间,长于跌打损伤,有接骨续筋之能的李先良市长竟也束手无措。
    一见到李先良市长,早就气若游丝的紫桓道长眼睛闪过最后一丝光亮,费力地抬起没有骨折的左臂上指明道观方向,极为艰难地说了句: 欲知,欲知观内事,去问,去问皇室人 然后手臂突然一垂,近代崂山道家最后一位古琴大师,就此气绝!
    随东海大潮而起的海雾终于蔓延过来,迷失了棋盘石周围的一切丘陵沟壑,又突飞疾走向山下的 华藏世界 挤压下去。方圆五百里大崂山渐渐白茫茫_片,除了几座黑黝黝的高大山峰,什么也看不见了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